u0g8 0gsa b5dl fj7h 7707 2ies jv5z nt1z 4yg0 zuj6

232.232

        本文晋、江独家表,  订阅不足百分之五十,显示防盗章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他眼角一跳,  看到了一个绝对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的人,“余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余酒今天也穿着小礼服,香槟色的礼服带着点蓬蓬裙的感觉,妆容也很精致,  手上拿着一个包,几乎和这里的宾客没有什么区别,可是她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!他确定他没有给她请帖,  听到这个名字,新郎新娘的同学不由的瞪大了眼睛,不可思议的看过去,心里想的全是同一个念头,这是来砸场子的么?

        新娘于欣悦可是于家的大小姐,从小多才多艺,  长的也是貌美如花,  风评极好,  甚少有人和她交恶,唯一和她不对付的就是余酒了,  当初两人闹的场面有点难看,余酒更是名声尽毁,不得不转学——余酒居然雇佣社会上的小混混找于欣悦的麻烦,  如果不是时锦言正好路过,  还不知道生什么事情呢,  这事水落石出之后,余酒被全校人唾骂,转学后再没有听过她的消息,现在居然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    凭借她和于欣悦的梁子,他们可没有一个人相信她是来恭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欣悦漂亮的眼睛里浮现了警惕,不由抓住了时锦言的胳膊,一直有点冷淡的新郎终于有点反应了,看向余酒的眼睛带上了点厌恶。

        余酒仿佛没看到落到她身上的眼神,笑容款款的接近,“真的不够意思,结婚都不通知老同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直对人极为客气的于欣悦在此刻毫不犹豫的道,“我觉得没有必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余酒在此刻已经极为接近她,两人只有两步之遥,于欣悦忽然有种强烈的危机感,这种危机感甚至压过了对她的厌恶,她秀气的眉心越皱越紧,正要说话,却见余酒已经阴森一笑,“怎么没有必要?我不来怎么能送你一份大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是说话的功夫,她手上多了一把匕,笔直的朝着于欣悦的胸口刺去,任谁都没想到余酒忽然动手杀人,尖叫声四起,那个英俊的男人眼底浮现怒气,毫不犹豫的朝着她冲去,可他距离太远,那把匕去势太快,眨眼睛就到了于欣悦的胸口,在即将捅到她胸口的时候,一双手抓住了余酒的手腕,正是新郎时锦言,余酒一点都不意外,抬头对着他嫣然一笑,雪肤红唇,贝齿和粉色的小舌若隐若现,一瞬间染上的风情足以让所有人沉迷,时锦言和她四目相对,看她眼底的幽暗的流光,似乎蕴有万千秘藏,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呆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这一下就够了,余酒挣脱了他的手,整个人朝着于欣悦扑去,于欣悦还没松一口气,就看到她又朝着她扑来,大惊失色,可已经晚了,爆炸声从余酒身上传来,两人身上直接炸开了血花!

        “欣悦!”惊怒交加的声音姗姗来迟,也让尖叫的宾客更加慌乱,余酒这个疯子居然在身上挂了□□!

        更让他们恐惧的是,浑身是血余酒居然把手伸进了于欣悦的胸膛,似乎在掏弄什么,这一幕已经让不少女生觉得胃部翻滚,生理不适,时锦言也被这一幕给惊住了,于欣悦的表情已经冻结,胸口再无起伏,显然已经死了,而余酒似乎终于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,临死之前脸上的表情居然是满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幕让不少客人回去直接做噩梦,同时也上了新闻,等法医来了,现余酒手中分明空无一物,怀疑余酒可能拥有严重的精神疾病,鉴于两人都已经死亡,除了作案动机稍微不足,一切清晰明了,很快结案,之后有人再同情了下时锦言此事就淹没在了大大小小的事情里。

        ***

        余酒在虚空之中看向自己刚刚得到的东西,一个巴掌大小的镜子,背面刻着山河日月,奇珍异兽,此时它有些黯淡,任谁也想不到它居然是天界至宝之一的昆仑镜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之前在找就是这个昆仑镜,她又一反手,另一只手上又多了一面镜子,几乎和昆仑镜一模一样,这正是昆仑镜的仿版,她之所以能进入各个世界全靠它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一个修炼千年的老妖怪,余酒可谓是见多识广,钱财权势全都看不在眼里了,唯一能让她在意的就是成仙了,尤其是她千年天劫将近,她不得不多做打算,她本想躲到深山老林里等安然度过天劫再说,谁知道得到了一个消息——天界太子下凡历劫,这本来和她没关系,可她却又得到了一个消息,潋滟仙子带着昆仑镜跟着太子去历凡,都封印了记忆了修为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一个和潋滟仙子有深仇大恨的她不想放过这个机会,可是时空千千万万,她不可能准确定位,这个时候那个给她提供消息的人又给了她一个东西——仿版的昆仑镜,可以让她这个还没有成仙的小妖能穿梭时空。

        余酒知道对方别有目的,可是她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。可饶是她小心至极,却没料到老天没站在她这边——拥有昆仑镜的潋滟仙子拥有大气运,无论她想对她做什么,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意外,她再隐蔽也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暴露,也不知道是不是正版的昆仑镜对她这个仿版的昆仑镜特别抵触厌恶,每一个世界的女主角都对她极为厌恶,她的下场往往凄惨至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终于明白了,没有昆仑镜,她是不能和世界作对的,她花了几个世界,终于找了机会,也终于成功了,她看着手里的昆仑镜,不屑的一笑,潋滟,你也就会走捷径,我倒要看看没有了昆仑镜,没有了大气运,你怎么和我斗。

        ***

        再次睁开眼睛,余酒看到个一个斑驳的天花板,她看向手腕,那里有个若隐若现的印记,她心神一动,触碰印记,这个世界的信息朝着她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昆仑镜毕竟是神物,不能轻易动用,封印了记忆的潋滟也只敢给自己增加气运,余酒却不准备用昆仑镜增加气运——气运太虚无缥缈了,而且她这种情况算是“偷渡”,万一引起什么麻烦就糟糕了。比起这种东西,她宁愿要点更实际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界模糊的未来信息出现在她脑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具身体也叫余酒,她因为从小不断的转学,非常敏感内向,都考上大学了,给男生说句话都要脸红半天,一句话说半天都表达不清楚,几乎没有人受得了这种性格,她也习惯了独来独往。可是她妈妈忽然改嫁打破了这一切,她妈妈和她相反,是个明艳动人的大美人,已经四十岁了,看起来不到三十岁,追求者一直不断,可她似乎一直没有要定下来的念头,可在几天后她会忽然说要结婚了,而且她的继父还是个有钱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余酒毕竟已经要上大学了,母亲再嫁她有些不安和失落,但是她不是强势的人,默认了,可是她妈妈似乎觉得亏欠她,就让她的继兄来照顾她——说起来很巧,他们上同一所大学,继兄大她两届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一个花花公子继兄很尽职尽责的履行了自己的本职工作——除了余酒长的并不差,也是为了报复余酒的妈妈,内向腼腆的余酒怎么会是他的对手,很快掉进了他的陷阱,相处一段时间后,继兄对她的木讷的性格觉得索然无味,并且出现了一个更让他感兴趣的对象,余酒很快被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余酒去找继兄质问,却意外喝醉和人生了关系,余酒清醒后无法接受直接跳楼自杀。

        整理完这些资料后,余酒不由的嘴角抽了抽,在心里琢磨着到底谁是潋滟,谁又是太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没过几天,余燕就和余酒摊牌,余燕见女儿和往常一样点了点头,也不意外,不过她估计余酒过会儿要去屋子里自己难受了,她就道,“小酒,你也大学了,可以打扮起来了,眼镜也可以换成隐形的,走,妈妈带你买衣服再买点护肤品,再去做个造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原先的世界线上,余酒被这个消息弄的心神难安,拒绝了余燕的提议,现在余酒点了点头,“谢谢妈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余燕没想到女儿真的会答应,顿时喜出望外,本来打算逛一下午就行了,结果到家都要十点了,余酒可谓是焕然一新,虽然还带着眼镜,可以前像书呆子,现在却像是乖乖女,看起来很乖,却不呆,头也修剪了下,更为时尚,整个人在这身行头下也更有气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了婚礼过后,余酒也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继兄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压力,更多的就是挫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又出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之前不是告诉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酒,要不你换个人吧,这样多耽误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根本不在乎她还在当场,在实验室当中,每一个实验都非常重要,在赶时间的时候,每一场实验他们都受不起低级错误,面对这样拖后腿的人,他们不会花费自己时间精力来鄙视她,会直接换掉,毕竟他们的时间精力相当的宝贵,没有必要在一个毫无相关的人身上不浪费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做你做,不能做你就滚蛋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潋在学校里的名声什么的他们都不在乎。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biqumo.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mo.com